学院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药学院
School of Pharmacy
中大新华联合承办第二届中澳临床药学论坛
中大新华联合承办第二届中澳临床药学论坛
药学院实验室
我院学子进行实践操作
爱尔兰科克大学来访
昆士兰大学药学院专家学者来访我校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科研 > 正文

我校药学院名誉院长、首席教授、学科带头人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讲学新华:Discovery of a new cellular signalling pathway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fibrosis and cancer

【发布日期:(2019-09-16 11:05:24)】 | 【点击:


2019年625日上午1000,由药学院承办的主题为“Discovery of a new cellular signalling pathway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fibrosis and cancer(发现一种新的细胞信号通路用于心血管疾病、纤维化和癌症)”的学者讲坛在广州校区第七会议室B117举行。本次讲座特邀我校药学院名誉院长、首席教授、学科带头人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担任主讲嘉宾,由我校药学院副院长曹颖男副教授担任主持人。我校药学院院长陈家树教授、药学院副院长张素中教授、药学院党总副书记陶强老师及16位教师代表参与本次讲座。本次学术讲坛采用全英报告形式。

undefined

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讲学

伴随着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讲述有趣的故事,讲座拉开了序幕。会议伊始,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首先指出他在过去10年研究里的新药理学发现:一个新的细胞通路能够通过激活细胞内的受体。这些受体被激活之后,这个细胞通路能够迫使细胞内的受体到达细胞膜。此外,还解释了当代研究生物科学的两个重要因素分别是科学因素和医学因素。

其次,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讲解了TGF-β(转化生长因子-β)/Smads在细胞生物学和疾病中的作用以及它们的发展。阐述了疾病基于TGF-β和Smads转录因子信号转导。正如心血管疾病:动脉粥样硬化——蛋白多糖上GAG链的延长导致组织中的脂质沉淀。通过大量实验得出TGF-β和Smads作用时,TGF-β会影响GAG的增长以及脂质结合。

随后,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介绍了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从“Response to retention”假说(Williams and Tabas,1995)出发详细讲解了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过程及治疗手段。其中,教授详细介绍了动脉粥样硬化的未来治疗策略-他汀类药物。他指出有肥胖症、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的患者患有动脉粥样硬化的概率较高,而动脉粥样硬化这种疾病会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命安全。然而通过统计分析,使用他汀类药物对血管壁定向治疗的患者患动脉粥样硬化症的机率较低,也能改善动脉粥样硬化从而使硬化斑块达到一个更加稳定的状态。一般来说,没有通过定向治疗的患者平均寿命为45周岁,而通过定向治疗的患者平均寿命高达70周岁。所以通过他汀类这种药物治疗方法能更好地提高患者的平均寿命。

undefined

在场师生认真听讲

紧接着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重点解释了凝血酶作用是否涉及TGFBR1Smad2C的原理机制。他指出在角化细胞中,凝血酶并不会刺激促进Smad磷酸化。Smad连接子区域磷酸化是一种信号通路,它代表了Smad信号细胞生物学的进化新阶段。他的研究证明了凝血酶与受体PAR-1结合激活pSmad2L而不是激活pSmad2L,而Smad磷酸化是该通路的主要途径。这项发现对Smad研究领域有重大突破。

最后,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提出的新发现就是胰岛素反应通过增强TGF-β受体的细胞表面传递来整合基于TGF-β的信号。在最新的研究发现中,他指出无处不在的kinase-Akt-emerges(激酶突变)是作为TGF-β和Smad转录因子信号的主体。当激酶Akt被激活时,可以使TGF-β受体从细胞基质中移动到细胞表面。这意味着Akt在癌症、纤维化和心血管疾病中的作用将成为一个全新的目标与方向。

undefined

现场互动

互动环节,在场老师积极提问。针对曹颖男副教授提出“通过哪些手段证明细胞膜上的 TGF-β受体是来源于该细胞?”的问题,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表示他们团队是通过借助分子生物学的方法来开展研究的;针对唐旗羚老师提出“在Smad磷酸化的研究中,为何先设计实验验证了非碳端磷酸化,而不是丝氨酸245、255的磷酸化,是否碳端磷酸化是信号通路中的常见方式?”的问题,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表示在过去十几年的研究中,碳端的磷酸化的确是信号通路研究中常见的蛋白磷酸化方式。我们课题组的研究员在开展这一步实验时发现Smad的碳端没有发生磷酸化,这与已有研究的不同让我们的研究员感到疑惑。但我们认为在该信号通路中Smad的磷酸化是存在的,所以在后续的实验中发现它的磷酸化是发生在S245、250、255,而不是在碳端。这对于该通路信号转导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激烈的互动环节过后,全体人员合影留念。undefined


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和老师们合影

讲座的最后,陈家树院长与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进行了简短的会后座谈。陈家树院长表示,目前肿瘤是没有特殊的药物可以进行治疗。肿瘤的特殊性、发病机理与机能细胞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糖代谢(无氧代谢)。陈家树教授就这个问题引申出是否可以通过改变肿瘤细胞内外氧含量从而改变肿瘤细胞的代谢方式,使肿瘤细胞转换为正常细胞。

undefined

会后座谈

随后,陈家树院长向Peter James Little AM教授提出中山大学新华学院与昆士兰大学共同申请基金开展研究肿瘤方向的课题的友好合作建议。最终,两位领导人达成共识,并希望双方能进行深度合作、长久合作、共同培育优秀的人才,为人类健康做出更多的贡献。

 

 稿件来源:药学院

文字:汤洁雯 摄影:杨丹玉

审校:曹颖男 编辑:贺彦